琳文資料

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重生小時候之真實人生 愛下-第一百四十七章 秘聞讀書

Dominic Teri

重生小時候之真實人生
小說推薦重生小時候之真實人生重生小时候之真实人生
一顿饭,马夫人和马皓博频频冷场,张作斌和简夫人频频救场,就这样,吃饭的氛围一直在尴尬与热烈中游走,赵灵灵作为别人家的孩子得到了家长们的关注,大家都夸赞赵灵灵小小年纪真有出息、真优秀巴拉巴拉…铁憨憨简跃羡慕的对赵灵灵报以憨厚的一笑,马皓博则不屑的“啧”了一声。
马鸣再也忍不了了,当场就要发作,这对母子简直太给自己丢人了,自己平时工作忙不着家,冷落了妻子,对孩子也疏于管教,但自己不也是为了工作么,也没扯别的,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跟自己过不起、都这么不给自己面子!还是张作斌连忙拉着马鸣喝酒说些别的才把这事岔过去。
作为主角的赵灵灵知道此时低调才是王道,不然很容易拉仇恨的,于是她就干了一件事:埋头吃。
气氛烘托得差不多了,张作斌也进入正题了,“简哥,听说您老哥又有下步啦!老弟在这先祝贺喽!”
简兆德摆了摆手,“什么下步呀,都是听从组织安排就是了!”
“简哥谦虚啦,纪委书记那可是手持尚方宝剑的实权位置啊!”马鸣也在一旁附和着。
简兆德苦笑了一下,道:“咱哥几个也不是外人,县里的形势你们还不知道么!老板这么多年了也动不了地方,如今又空降了一位县长,纪委的老孙要退了,老板要把我放到那儿为了什么还不清楚么?这么多年了,谁屁股底下是真干净的!”
张作斌和马鸣都不是糊涂人,心里自然是明白的,还是马鸣打破沉默道:“我就不明白了,书记的亲家不是市长么,怎么动一动还那么费劲呢?这回还空降了这么一位来,这是咋想的啊!”
简兆德无奈的一叹,“唉,这结亲啊还结出怨来了,老板的亲家是市长不错,只是啊,这儿媳妇有点太…再者咱们的小纪书记也不是吃软饭的人,他们郑家宝贝女儿,为了让小纪书记服软听话,这不,一直就压着老板,说白了不就是怕老纪家得势么!”说完还扫了一眼周围,“咱们这几家都不是外人,我才和你们说这些犯忌讳的话,大家可别外传啊!”
众人自然连连说不会的。
小纪书记,是那个小舅舅么?赵灵灵这才知道,原来纪连勇的日子也不是那么舒坦的。结婚是结两姓之好,若是一方存着高人一等的心思那这日子又怎么会过得好,而且赵灵灵也看得出来,纪连勇绝非池中之物,可不会任人摆布的,和他硬碰硬,结局无论怎样都不会是HE。可奇怪了,自己怎么不记得后来市里或者省里有哪位领导姓纪呢?
禁锢
简兆德点燃了一根烟,对着张作斌道:“我挪了地方,我的位置多半是老弟你来接手,但无论如何哥几个知道咱们是谁的人、以后站哪个队就行了!”
话已经说得这么白了,马鸣是纪建设一手提拔起来的自不必说,如果连公安局局长都不能掌握在自己队伍里那这个书记也坐不稳当。
虽然张作斌的背景在省里,是盛家,但今日的一切都是张作斌自己打拼出来的,纪建设对他同样有着知遇和提携之恩,他也想有自己的集体,这任免的文件一下,不管是不是,张作斌自然而然的就会被打成纪派的烙印。其实张作斌对纪建设的印象还是不错的,这位老书记手段虽然强硬些,有时候喜欢搞“一言堂”,但还是一位很为民做主、很有实干精神的领导,自身也没有什么大污点,再者小纪书记青年才俊,三十出头的年纪就已经统领一方了,日后前途更是不可限量,站了纪家的队也不是什么坏事。而且,说到底都是儿女亲家间的家事,一家人再怎么折腾也不会往死里整,不一定什么时候两家就又和好如初了,自己要是跟着瞎蹦跶,说不定到时候就真成炮灰了。
想通了这些张作斌也不含糊,当下就和简兆德表了态,有需要他老弟的地方只管直说!至此,这一顿饭的政治任务算是完成了,接下来众人就是单纯的吃吃喝喝。
赵灵灵就觉得这才是嘛!县委办主任作为县委书记的第一心腹,怎么会没经过老板的同意就私自公开老板家的私事呢,如果连这点秘密都守不住还怎么做心腹,简兆德能坐到这个位置显然不是蠢人,不会连这点规矩都不懂。现在看来,也许就是纪建设暗示简兆德将这件事半公开出来的,目的嘛,一是将张作斌绑上船,有了他就相当于和市里的盛辉有了联系;二是隐晦的告诉众人,他纪建设没犯什么事,只是儿女亲家间的小龃龉而已,你们别瞎合计。一顿饭,马夫人和马皓博频频冷场,张作斌和简夫人频频救场,就这样,吃饭的氛围一直在尴尬与热烈中游走,赵灵灵作为别人家的孩子得到了家长们的关注,大家都夸赞赵灵灵小小年纪真有出息、真优秀巴拉巴拉…铁憨憨简跃羡慕的对赵灵灵报以憨厚的一笑,马皓博则不屑的“啧”了一声。
马鸣再也忍不了了,当场就要发作,这对母子简直太给自己丢人了,自己平时工作忙不着家,冷落了妻子,对孩子也疏于管教,但自己不也是为了工作么,也没扯别的,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跟自己过不起、都这么不给自己面子!还是张作斌连忙拉着马鸣喝酒说些别的才把这事岔过去。
作为主角的赵灵灵知道此时低调才是王道,不然很容易拉仇恨的,于是她就干了一件事:埋头吃。
气氛烘托得差不多了,张作斌也进入正题了,“简哥,听说您老哥又有下步啦!老弟在这先祝贺喽!”
简兆德摆了摆手,“什么下步呀,都是听从组织安排就是了!”
“简哥谦虚啦,纪委书记那可是手持尚方宝剑的实权位置啊!”马鸣也在一旁附和着。
简兆德苦笑了一下,道:“咱哥几个也不是外人,县里的形势你们还不知道么!老板这么多年了也动不了地方,如今又空降了一位县长,纪委的老孙要退了,老板要把我放到那儿为了什么还不清楚么?这么多年了,谁屁股底下是真干净的!”
张作斌和马鸣都不是糊涂人,心里自然是明白的,还是马鸣打破沉默道:“我就不明白了,书记的亲家不是市长么,怎么动一动还那么费劲呢?这回还空降了这么一位来,这是咋想的啊!”
简兆德无奈的一叹,“唉,这结亲啊还结出怨来了,老板的亲家是市长不错,只是啊,这儿媳妇有点太…再者咱们的小纪书记也不是吃软饭的人,他们郑家宝贝女儿,为了让小纪书记服软听话,这不,一直就压着老板,说白了不就是怕老纪家得势么!”说完还扫了一眼周围,“咱们这几家都不是外人,我才和你们说这些犯忌讳的话,大家可别外传啊!”
众人自然连连说不会的。
小纪书记,是那个小舅舅么?赵灵灵这才知道,原来纪连勇的日子也不是那么舒坦的。结婚是结两姓之好,若是一方存着高人一等的心思那这日子又怎么会过得好,而且赵灵灵也看得出来,纪连勇绝非池中之物,可不会任人摆布的,和他硬碰硬,结局无论怎样都不会是HE。可奇怪了,自己怎么不记得后来市里或者省里有哪位领导姓纪呢?
简兆德点燃了一根烟,对着张作斌道:“我挪了地方,我的位置多半是老弟你来接手,但无论如何哥几个知道咱们是谁的人、以后站哪个队就行了!”
话已经说得这么白了,马鸣是纪建设一手提拔起来的自不必说,如果连公安局局长都不能掌握在自己队伍里那这个书记也坐不稳当。
虽然张作斌的背景在省里,是盛家,但今日的一切都是张作斌自己打拼出来的,纪建设对他同样有着知遇和提携之恩,他也想有自己的集体,这任免的文件一下,不管是不是,张作斌自然而然的就会被打成纪派的烙印。其实张作斌对纪建设的印象还是不错的,这位老书记手段虽然强硬些,有时候喜欢搞“一言堂”,但还是一位很为民做主、很有实干精神的领导,自身也没有什么大污点,再者小纪书记青年才俊,三十出头的年纪就已经统领一方了,日后前途更是不可限量,站了纪家的队也不是什么坏事。而且,说到底都是儿女亲家间的家事,一家人再怎么折腾也不会往死里整,不一定什么时候两家就又和好如初了,自己要是跟着瞎蹦跶,说不定到时候就真成炮灰了。
想通了这些张作斌也不含糊,当下就和简兆德表了态,有需要他老弟的地方只管直说!至此,这一顿饭的政治任务算是完成了,接下来众人就是单纯的吃吃喝喝。
赵灵灵就觉得这才是嘛!县委办主任作为县委书记的第一心腹,怎么会没经过老板的同意就私自公开老板家的私事呢,如果连这点秘密都守不住还怎么做心腹,简兆德能坐到这个位置显然不是蠢人,不会连这点规矩都不懂。现在看来,也许就是纪建设暗示简兆德将这件事半公开出来的,目的嘛,一是将张作斌绑上船,有了他就相当于和市里的盛辉有了联系;二是隐晦的告诉众人,他纪建设没犯什么事,只是儿女亲家间的小龃龉而已,你们别瞎合计。


Copyright © 2022 琳文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