琳文資料

精彩都市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 愛下-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來,打我,狠狠的打我推薦

Dominic Teri

我的諜戰生涯
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
时间缓缓的流逝。
气氛也越发的紧张起来。
转瞬间,已经到了五点。
白泽少和王刚出现在迪丽咖啡厅不远处的高楼上。
这个位置日本人并没有占据,因为方向太偏。
处在这里,就算是最好的狙击手,恐怕都难以取得好成绩。
所以这个位置并没有被日本人占据,因为没什么意义。
“你怎么来迟了?遇到麻烦了?”白泽少看了一下时间, 好奇的问道。
“恩,的确遇到一些事情”王刚解释道:“我因为这次行动人手有限,所以就去地下组织之前的一个联络点试了试”
“没想到却看到小婉给我留的暗号”
“可惜时间太短,我没办法和他们取得联系”
“不过,我已经将这次行动的大概给他们留了信息,就是不知道赶不赶得及”
听完王刚的诉说, 白泽少脸上轻轻一笑:“这么说卢书记他们并没有出事, 小婉也安全”
“应该是,因为那个暗号, 只有我和小婉知道”王刚点头道。
“那就好,无论他们赶不赶得及,我们都必须行动了”白泽少道。
“恩”王刚点点头。
而后白泽少拿起望远镜,朝着咖啡厅的位置看去。
我的上帝视角
看着咖啡厅四周日本人的布置,脸色越发的凝重。
边上。
王刚同样拿起望远镜。
“看来池上慧子对于这次的接头,真的很看重”白泽少沉声道。
“距离六点也没有多长时间了,大冢云子怎么还没有出现?”王刚问道。
“应该快了,毕竟还没有到六点不是”白泽少轻声道。
而后。
两人都不在说话,默默的盯着对面的咖啡厅。
然而,距离六点只剩下十分钟的时候,依旧没有看到大冢云子的身影。
“是不是出什么变故了”王刚对着白泽少道。
“再看看”白泽少眉头紧皱。
与此同时,街道上,车里面的池上慧子和大冢阔一也在担忧。
“他们不会发现我们的布置,然后不来了吧”大冢阔一不确定的说道。
瀟 然 夢
“那得看这封信有多重要”池上慧子扬了扬手里的信封。
“如果真的很重要,那么即便是是刀山火海, 以那帮人的性子, 也会慷慨赴死的”
“所以大冢君觉得他们会不会来”
闻言。
大冢阔一变得沉默。
这封信有多重要, 彼此双方都知道。
也就是事情还有一些机会, 否则大冢云子恐怕早就被抓到宪兵队了。
滴答滴答!
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距离六点还有五分钟。
整个街道都变得凝重起来。
“我先过去”车里面,池上慧子忽然道。
“可咖啡厅里面并没有传递出消息,接头人还没有来”大冢阔一道。
“或许对方也在等我们”池上慧子说完直接推开车门走了出去。
大冢阔一并没有下车,只是看着池上慧子的背影出神。
与此同时。
远处的王刚也第一时间发现了池上慧子的身影。
魔术学姐
“来了,那个人应该就是大冢云子”王刚快速道。
白泽少拿起望远镜看了一眼,点点头:“没错,行动吧”
“记住,拿到东西以后,要以大冢云子为人质,这是我和她之前就说好的”
“有了人质以后,一定要朝着咖啡厅加工间走”
“记得我和你说的加工间下水道的位置吧”
“放心,不会忘记的”王刚笑了笑:“那就这样,我先走了”
“恩”白泽少说话的时候,再次拿起望远镜。
然后脸色猛的一变,急忙道:“刚子,等一下, 先别下去”
“怎么了,时间可快到了”王刚停步转身看着白泽少。
神 級 風水 師
“接头的人不是大冢云子,你自己看”白泽少语气中有几分不确定。
“应该是她啊,和你给的照片一样”王刚看了一遍,再次确认道。
“不对,不是大冢云子,是池上慧子”白泽少猛的出声道:“刚子,你仔细看,是池上慧子易容的”
王刚也认识池上慧子,在白泽少的提醒下,经过仔细辨认以后,也肯定了他的推断。
“看来我们的计划出了变故”白泽少皱眉道。
“看来我们只能取消这次的接头”王刚沮丧的说道。
絕世戰魂 小說
“不行”白泽少坚定道:“信已经落在池上慧子手上,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”
“而且我们谁都不知道大冢云子现在什么情况,一旦她那边顶不住,我的身份就会暴露”
“届时,我们更没有机会从池上慧子手里拿到信”
“而这封信关乎重大,哪怕是死,我们也要拿到”
王刚看着满脸坚定的白泽少,叹息一声:“或许情况没有那么糟”
“我们需要信,池上慧子又何尝不想借信调我们”
“况且大冢云子并不知道接头人的身份,只是知道你而已”
“我们赌不起,说不定这个时候池上慧子的人已经包围我的特工总部了”白泽少摇摇头:“必须搏一搏”
“行,我现在就去”王刚毫不畏惧的说道。
“不用”白泽少一把拽住王刚。
“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,你的作用也无人可替,这些你很清楚,所以还是我去”王刚推开白泽少的手道。
“你说的我知道,可你对付不了池上慧子,我了解她,知道怎么和她打交道”
“目前最主要的是拿到信,其他都无所谓”
“行了,我是领导我说了算,已经六点,我们没时间了”白泽少看着手表道。
“你就这样下去?岂不暴露的更快?”王刚担忧道。
时间紧迫,只有几分钟的事情。
白泽少一时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,视线扫了一下周围,拿起一根棍子道:“来,打我”
“啊”王刚愣愣的看着白泽少。
“打我,狠狠的打我”白泽少直接说道。
“为了迷惑池上慧子?”王刚不确定的问道:“她易容,你能认出来,你易容他恐怕也能看出来”
“所以才让你打我”白泽少解释道:“背部,腿部,用劲儿打我”
“到时候我一个瘸子加驼背,再做些掩饰,应该能瞒过去”
“所以不用客气,用劲儿打就对了”
王刚握着棍子深吸口气,没有犹豫用力摔打起来。
砰砰砰砰!
房间里面不断的响起挥打声。


Copyright © 2022 琳文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