琳文資料

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小爺我不是公子 林峰公子-第三十章:公子恭推薦

Dominic Teri

小爺我不是公子
小說推薦小爺我不是公子小爷我不是公子
洪荒时期,神氏裹在一肥大衣物内从灵石上空降落,正巧砸死一头为害此地多年的白虎,而这头白虎正在追捕出来狩猎先民。
先民皆认为神氏正是他们向上天祈求多年派下来的天神,助他们除害,于是如神灵般招待供奉,神氏也待先民热情友好,教授先民用天火、识百草、训百兽、始耕田、种稻麦、收桑麻。后创文字,建历法、兴伦理,文明曙光初现。
神氏结茅屋紧临灵石而居,孑然终生,晚年用玄铁凿此天书。
神氏临终前遗嘱焚烧遗体,遇到大风天抛洒骨灰,不留任何痕迹。
先人感念神氏,遂在此立屋纪念并守护天书。
千年后,常有强光从天而降照耀灵石天书。
绝对青梅竹马宣言
先人们认为,强光照耀是神氏显灵,四面八方只要人能所及之处,皆以神氏为祖先,朝拜祭祀日益兴盛。
为显示庄重茅屋翻盖成木房,后来又改为石碁,先人以神氏为大,凡居住食物标准均要低于神氏,王公贵族要想盖华丽宫殿必先翻修供奉天书灵石的宫殿。故此天书灵石宫成为最庄重最宏伟的宫殿。
这番听来,小爷并不觉得奇怪,在他的时空里神农氏、共工氏……哪个不是传的神乎其神,他把神氏仅仅当了一个神话听着,只不过那个天书倒是有些特别,不过也不排除后来人故弄玄虚。
尤其是这方国最有动力编造神话,以提高自己地位,愚昧他国子民,哪天以神氏降脂,祸乱他国也未尝不可,小爷暗自敬佩庄公与“君权神授”无异的手笔。
云珠后来又讲了种种神奇之事,小爷听来越来越玄乎,更当做神话来听。不过小爷一事不明,为何他这几月读了不少这个世界的书籍,却未有任何章节提及神氏,提及天书灵石宫,让云珠解惑。
“神氏临终遗言,神氏以及神氏事迹不得出现在任何书籍中。”云珠答道。
神氏行为古怪,风起扬骨灰,小爷我能理解是为了撒的分散一些,但这不让载入书籍,是出于什么目的,是高风亮节?肯定不是。又如何阻止识字之人偷偷记载书中?小爷越想越不明白,最终又归到故弄玄虚罢了。
作为这个世界共同的神,方国准许他国子民每年六月初六,也就是神氏忌日那天,前往宫殿祭拜,不分男女,不论贫贱,不管老幼皆可入内。而平日里只准有爵位之人及其家眷入内。
天书灵石宫并不是小爷他们春游的终点,离此二十里密林中有一小镇,夏季清凉,名为夏庄,庄内有一大院,院中一口甜水井,终年汩汩,时有外溢,名为蜜泉,大院因此得名蜜泉院。云珠向往之地便是此院。
行程虽不远,林中处处花开,遇到一树紫藤,或是满地苦菜花,云珠时时叫停车马故作文雅欣赏一番,又强让小爷赋诗词。一路走走停停,直至傍晚才到达夏庄。
奔跑吧足球
往年这个时节江阳城中贵富多会赶往夏庄游玩或为避开城中柳絮。而现在守镇的领主梁文,顾及翁主和公子小白的安全,前几日便把外来的人员通通驱离,小镇冷清了许多。
小镇不大,多酒肆客栈,如今清了场,镇内几乎看不到人,酒肆客栈也多数灭了灯笼,关门歇业。唯独两家酒馆依旧开门营业,其中一家便是雁来楼的分号。
云珠他们在镇领主迎接下进入小镇,见这般冷清顿时勃然大怒。
“你这小官难道不知我爱热闹?搞得如此冷清,家家像死了人似的,毁了我游玩心情!来人,杖梁文二十。”云珠哪管梁文顾及安全的考虑,只管叫来护卫把梁文当面摁倒地上一顿打。直打的梁文连连求饶。
小爷看不下去制止到:“想必领主有他的考虑,翁主也别为难他了。”
翁主当然要给小白面子,也就罢了还未打完的杖数。
“且给你记着,要是再有差错一起打。”云珠再骂到。
梁文连连磕头谢过,被佣人台走。
车马队伍呼呼啦啦经过冷清的街道,来到近乎小镇中心的蜜泉院,看护老孙头带三五伙计出门跪地迎接。小爷等人下了马车,进入院内,老孙头依次领各位入住他早已安排好的房间。
老孙头并不知小爷与红玉真实情况,把二位及言礼安排在同一房间,小爷有些尴尬,又不好搏了老张头与红玉的面子,只好将就,正寻思今晚该如何度过?会不会沦陷?
正愁无计可施,忽闻云珠在屋外喊道:“公子一会去雁来楼。”
“雁来楼?江中的那个雁来楼?距此好几百里,如何去?”小爷开了房门问道。
“公子,江阳数月你是如大家闺秀,藏在闺中,你可知江阳有两处雁来楼?这雁来楼在方国各县均有分号,最好的要数江中总店,而次之的要数这夏装的雁来楼分号。”云珠如数家珍般介绍道。
“那好,收拾一下就去。”小爷回应,又返回屋内,征求红玉意见。
“夫君去哪,红玉去哪。”红玉应道。
夫君二字在之前,小爷听到总会尴尬,而这几日,倒是挺顺了耳朵,不再尴尬,而是享受。即便如此,从小也口中从未向红玉说出半个暧昧之词,或是现代人一夫一妻制的伦理压制这位壮小伙的欲望,又或是小爷整日活在被杀的焦虑中,无心男欢女爱,现在想来,与认不认小白这个身份毫无关系,只是欲望被压制而已。
院外银甲骑士围绕院子一周安营扎寨,各应用之物接连抬入院内,前后忙活了一个时辰,才算妥当。
一言茗君 小說
一切妥当,两辆马车载着云珠小爷来到雁来楼夏庄分号,酒楼名号响亮,可规模并不大,不过在江阳能吃到镇楼菜谱,此处皆有。
马丁尼情人
异常生物见闻录 远瞳
路上,云珠又缠着小爷同乘,小爷也只好将就,芳芳坐在前驾车,虽是侠客装束比第一次见时添了太多女子味道。
“芳芳,好像我和你,自那次被你捣眼睛后就就从未说过话吧?是不是不愿和一个傻子交谈?”小爷笑着问到。
“公子芳芳失礼了,请宽恕。”芳芳不敢正脸与小爷说话,低着头说到。
“嗨,哪有责怪的意思,我之事想问你是不是因为我傻才不愿意搭理我?”小爷笑着追问到。
“公子……”芳芳还未来得及说完。被云珠打断。
“芳芳赶车,再迟一会,恐怕雁來楼也关了。”
芳芳闻此催了马不再搭理小爷。
小爷我知趣的钻进马车。
此处雁来楼一改楼宇格局,回字形平房相互通联,人多时倒也是热闹。不过今日梁文清了夏庄的场子,本来雁来楼也想歇业,却被一公子哥模样制止,店掌柜不敢怠慢只好留了招牌点了灯笼继续营业。
小爷云珠的到来给冷清的雁来楼平添了几分热闹。云珠几乎每年必来,与掌柜早已相熟,也就免了店掌柜与伙计的行大礼,只说到:“快去准备镇楼的菜品点心,马车上颠簸了半日,早就饿了。”便牵着言礼向酒楼中间奔去,芳芳紧跟不舍。
掌柜连连道谢,忙催着伙计去厨房吩咐大厨准备。
回字平房,最中间置一大厅,厅中间有一台子,是为歌姬预留。而台子正南侧是整个酒楼最好的位置。云珠也是奔这一位置而来。
可当他进入大厅时,有一穿着华丽的富贵小哥背对着门而坐,身旁还站着一位持剑的护卫。云珠只想坐在此处,就直径走来,欲驱赶此人。云珠不愿做此等小事,便吩咐芳芳前去。
“哎,坐着的那位,我家主子想要这个位置,请到别处坐坐,给我家主子腾个地方。”芳芳从来不怯,直接说道。
“是芳芳姑娘吗?”背对着的富贵小哥问道。
芳芳听到此人直呼其名,想必认识自己,一边问:“你是谁?”一边转到富贵小哥前边,而那持剑的侍卫好似一切都在掌握中纹丝不动。
芳芳转到富家小哥面前,见正是庄公长子恭。
“公子,芳芳失礼。”


Copyright © 2022 琳文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