琳文資料

有口皆碑的小說 毒舌貴女和離後,清冷侯爺天天想上位 線上看-第166章 嚴懲太子看書

Dominic Teri

毒舌貴女和離後,清冷侯爺天天想上位
小說推薦毒舌貴女和離後,清冷侯爺天天想上位毒舌贵女和离后,清冷侯爷天天想上位
刚好,这个时候管家过来了。
管家恭敬道:“小侯爷,小郡王到了。”
闻言,晏予怀跟着管家走了过去,见到了李烁熙:“怎么样了?”
李烁熙一脸严肃道:“没错了,那日的人确实是太子指示的,看来太子是真的打算要置你们于死地。”
两个人商讨了一番后,打算即刻入宫。
入了宫,却没想到刚好撞见了皇后,皇后见到了晏予怀也知道他是为何进宫,出言道:“予怀,本宫知道你此次入宫的缘由。”
夫君如此妖娆 不知流火
“但也请你念在太子以往对你的情分上,别太过于追责。”
还未等晏予怀说什么,皇帝身边的公公已经到了,他将皇后和晏予怀带到了大殿内,面见圣上。
晏予怀拱手,丝毫没有给太子留下任何的余地,直言道:“皇上,微臣是奉旨做事,微臣与太子并无私仇,可太子却三番四次阻挠。”
“若是这样,那微臣以后可不敢替皇上做事了。”
听到了这话,皇上震怒:“放肆!”
皇后见龙颜震怒,立马慌了神:“太子殿下他只是一时糊涂才会如此,还望皇上恕罪。”
“恕罪?朕若是再仁慈一些,他下次便可以抗旨了!”皇上怒声呵斥,发落了太子,“传朕旨意,禁足三月,非传召不得入内。”
皇后心里一颤,可表面上却对皇上的做法很赞同。皇后还亲自给晏予怀赔罪,并且赏赐了大量的珠宝。
皇后此举倒是让晏予怀有些意外。
而皇上也是赏了大批的补药,颇为丰盛。
黄雀
晏予怀领了赏赐出了大殿,然而迎面却撞上了三皇子和五皇子。晏予怀简单行礼,三皇子见状热切道:“小侯爷不必多礼。”
“此番皇兄所做的事情确实是过分了些,还好你们没事。”三皇子言语之间满是关心。
晏予怀听闻感激,有意提拔:“三皇子说的是,我听闻,京都职位还在空缺,三皇子若是有意,可以去看看。”
“多谢小侯爷。”
晏予怀出了宫和李烁熙汇合,晏予怀也没有隐瞒便直接说出了刚刚的事情。
熟料,李烁熙却不怎么满意晏予怀的做法:“你这是何必呢?三皇子的态度多明显,这分明就是在拉拢你啊!我不相信你看不出来!”
晏予怀倒是颇为镇定:“我当然看得出来。”
“看得出来你还这样帮他,为什么啊?”李烁熙蹙眉道,“更何况五皇子还在身边,但凡五皇子要是有什么心思,那不就糟了么?”
晏予怀叹息:“我知道,只是我不得不这么做。”
这一点李烁熙怎么也想不明白:“到底是为什么啊?”
晏予怀忽然停住了脚步,一字一句道:“这一次三皇子救了七七,我怎么说也算是欠了三皇子一个人情。”
“我不得不还。”
可李烁熙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晏予怀非要在这个时候告诉三皇子:“你完全可以单独和三皇子说,为什么非要在五皇子的面上呢?”
先不说其他的,且说,日后若五皇子登基,那么到时候晏予怀就一定会被算作是三皇子的同党。
身为皇上,肯定是不会留着与自己争抢皇位之人。
这一点大家的心里都清楚得很,李烁熙不相信晏予怀会不明白。
“晏老头子,你一向都是深谋远虑,想的很多,每一步都走的很精确,可是如今,这确实是不像你的作风。”
李烁熙顿了顿,犹豫道:“你难道真的被爱情冲昏了头?”
听闻这话,晏予怀薄唇微微扬起,他注视着前方飘散下来的树叶,道:“有了七七,只会让我更加步步谨慎。”
“既然如此,那你为什么?”李烁熙再一次问道。
晏予怀并没有打算瞒着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可倘若我若是私下和三皇子说这个事情,岂不是更会被列为三皇子一党?”
“还不如就这样当着五皇子的面一起说了,五皇子是聪明人,而且那日三皇子救下了七七时,他也在场,自然也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听到了晏予怀这么说,李烁熙总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他点了点头,对晏予怀的做法倒也是认同了一些:“只是,你这么做,难道真的选择加入三皇子一党么?”
闻言,晏予怀轻笑了一下道:“现如今,局势应该很明朗。”
“除了太子,就是三皇子,要么就是五皇子。我自然是不可能站在太子那边,也就剩下三皇子和五皇子。”
听到了这话,李烁熙一下子顿悟:“那你是想要站在谁这边?”
晏予怀勾唇,往前走了两步笑道:“那你怎么看?”
李烁熙眼神坚定,也明白了晏予怀话中的意思,开口道:“这还用问?你选什么我选什么,我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。”
听闻此言,晏予怀眼底闪现了一抹笑意,而后笑道:“三皇子城府颇深,我看五皇子倒是不错。”
李烁熙不怎么赞同:“五皇子啊?你想想,如果太子真的被废了,那么理应继承皇位的人就是三皇子,怎么也轮不到这五皇子啊。”
“而且五皇子的生母身份卑微,也没什么家世,他如何能够争夺这皇位?”
李烁熙的分析不无道理,只是晏予怀却勾唇道:“正是因为如此,五皇子才更需要人。”
“真正需要我们帮忙的,能牢记于心的,并非是锦上添花,而是雪中送炭啊。”
李烁熙很聪明,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明白了晏予怀的话,他点了点头对此倒是也觉得有道理:“那照你这么说来,五皇子确实是也可以成为我们的人选之一。”
“不过现在还太早了一些,我们大可从长计议。”
重生之凰鬥 風挽琴
这等事情,自然不能草率的就这么下结论,肯定是要好好的去仔细思考,为了长远打算才是。
晏予怀对此也不着急,他笑道:“自然是不急于一时,说不定还会出现什么变故也未尝可知。”
“更何况,我只是告诉了三皇子京都一职,至于能不能成功,还得看三皇子自己有没有本事。”


Copyright © 2022 琳文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