琳文資料

精彩玄幻小說 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-第311章 明日之約看書

Dominic Teri

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
小說推薦隋末我爲王之白甲起遼東隋末我为王之白甲起辽东
他知道眼盲之人,最讨厌别人说看或者见一类的词语,忙住嘴,笑道:“其实意思很简单啊,我们腹中所食,皆百姓辛苦四季所植。有时候还要看天的眼色,或遇干旱或遇水涝,皆有颗粒无收的危险。豪门大族自然没有衣食之忧。可那芸芸众生,有几个是豪门大族。一个农民,辛劳一年,所收所获,扣除捐税徭役,实际上家中余粮,所剩无几。如果家中人口众多,可能有食不裹腹之虞。所以粮食我们是绝不能浪费的。”贺若怀心自顾自的解释道。
看见渊盖苏贞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反应,贺若怀心抬起头,盯着她的眼睛,极为认真的说道:“所以啊,在下吃这碗豆腐花,真的没有亵渎姑娘的意思。”
“哼,巧舌如簧!”紫藤在旁边抱怨一声。
倒是没有了之前的张牙舞爪,想来她自己对贺若怀心的话也是承认的。
渊盖苏贞站起来,转过身,淡淡的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她并不想与贺若怀多说话。今日她已经尽兴了,也就不想在外面逛了。她本就是这种性子,乘兴而来,兴尽而归,洒脱不羁,才是她最向往的生活。
“是,小姐!”紫藤点点头,忙扶着渊盖苏贞,临走时还不忘狠狠的瞪贺若怀心一眼。
贺若怀心苦笑一声道:“姑娘,你这就走啊,再不逛逛?这美食可还有很多啊。”
渊盖苏贞走了几步,听到贺若怀心的话,却停下脚步,淡淡的道:“如果你要想我信你不是故意轻薄,那明天这个时候,还是这个豆腐摊,等我!”
渊盖苏贞大胆的说了一句。
贺若怀心微微一愣,他倒没想到,渊盖苏贞会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这就约上了?
贺若怀心微微有些懵。
这高句丽的女子,有点猛啊。
前有乙支武胜男巾帼不让须眉,今有神秘姑娘大胆许约会。
我的乖乖,怎么感觉自己成了弱势的一方。
不过,这个样子,我喜欢。
他笑了起来。
“怎么,公子不敢?还是说公子就是轻薄于我?”渊盖苏贞看到贺若怀心愣在当地,不说话,仿佛抓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,她嘴角溢出一丝冷笑。
笑容中满是不屑。
贺若怀心怎么能容忍她这样看待自己,笑道:“当然不是了,明晚就明晚,我就在老伯这个豆腐摊等姑娘。”
渊盖苏贞点点头,没有说话,径自走了。
这个神秘的姑娘就像是一个插曲,来的突然,消失的也突然。看到恍恍惚惚的人群,唐文在身后低声道:“公子,明天真要来这里等候吗?”
贺若怀心道:“你担心什么?”
劍仙在此 小說
“刚才我仔细看了那两名护卫,皆是军中的好手,不似一般人物。恐怕这姑娘也非凡人,今日公子这么做,会不会已经引起了她的报复之心。她是为了带更多的人来,我们在这里毕竟力量不足,若是将公子置于危境之中,那卑职就罪过大了。”
贺若怀心笑道:“没事,看她的样子,不是那般阴沉之人。其实我故意这么做,也是为了帮她。”贺若怀心又忍不住同情心泛滥,因为她看到渊盖苏贞的眼睛中有光,这就说明,她的眼睛并不是不可救,相反,可能会有复明的机会。
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,孤儿院里有太多身体有问题的孩子。在外面的正常人看来,生活在孤儿院的自己又何尝没有问题,对于周围人的眼神和心理,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。所以,他看到那个美丽的女子,当他发现她的眼疾 并不是完全不能医治的时候,他便起了恻隐之心。
总要试一试的。
他在心里想。
所以才去故意做这个非常无礼的举动,做了一个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,只有最亲密的人之间才做的事。用同一个碗,吃同一碗饭。
他何尝不知道这是间接接吻。
可只有这样才能为他们创造下一次见面的机会,否则直白的问人家姑娘的信息,说不定会直接将那个姑娘吓坏了。
“帮他?”唐文惊疑的看着贺若怀心,不知道贺若怀心什么意思。
贺若怀心也没有回答,反而转身问高鹏道:“高公子,你久在王都,不知道是否清楚此女的身份?”
高鹏摇摇头,道:“李公子,这个在下也不知道,看她服制,必是一等一的人家。在下刚才劝公子别生事的缘故也在这里,想必她背后的家族不简单。在说了,她说她并非王都之人,这就更令人觉得神奇,或许她的身份比我们能想象到的还要恐怖,李公子,乘着现在事情还没有闹大,公子明日还是别来了。”
高鹏说不出个所以然,这让贺若怀心更加来了兴趣。
不管她家世怎么样,自己既然想要帮她,总得帮到底吧。
贺若怀心点点头,笑道:“我知道了,这样吧,我们再往前面去看看吧。”
高鹏点点头,忙道:“李公子请!”
······
大对卢府!
在平壤城,除了王宫,便数这座大对卢府最是豪横,占了一条街不说,高墙大院,守卫森严,活脱脱的另一个王宫。
甚至比太子的东宫还要神秘。
一辆马车停在了大对卢府的府门前,渊盖苏贞在紫藤的搀扶下,下了马车,迈步走进了府邸。早已经在门口等候管家渊盖真狗搂着腰,虽然看上去已经年岁不小了,但是双目炯炯有神,极为内敛。
“我的小祖宗啊,你到底去哪儿了,大人可急坏了。”他忙迎上来,紫藤微微点点头,至于紫藤身后的两名护卫则急忙向渊盖真行礼。
渊盖真冷哼一声道:“没用的东西,若是小姐出去出一点岔子,就是杀你们八回都抵不了你们的罪,还不出去领罚去。”
两人缩了缩脖子,吓了一跳,也不敢说话,急忙要走。
從島主到國王 都市言情
渊盖苏贞却开口道:“真伯,逛夜市是我的主意,你可不能罚他们。”渊盖苏贞淡淡的一句话,虽然有点商量的语气,可语气中更深层次的却是不容置疑的命令。哪怕是在渊盖家权力极高的渊盖真,也不敢忤逆,忙笑道:“小姐怎么说,老奴就怎么做,你们还不退下!”


Copyright © 2022 琳文資料